首頁 > 教育 > 大學 > 正文

名校情結是中產階級的宿命
2017-06-12 11:49:41   來源:   評論:0 點擊:

2017年06月12日10:17  教育專欄  作者:趙剛Andrew   我有話說
 
 

  名校的示范效應,實實在在地影響著全球的中產人群——這是個輸不起的階層。不像英國人、美國人那樣裝逼,中國中產口無遮攔地喊出了所有這個階層的心聲“不能輸在起跑線上”!他們搭建了中國高考之外的另一座獨木橋——留學去名校。

  最早知道“特朗普”這個名字,不是在2016年美國總統競選期間,而是2005年我在英國工作那陣子。

  我在網上看到了一個叫Apprentice(翻譯為“學徒”或“飛黃騰達”)的美國商業真人秀節目,通過商業游戲的比拼,從參選的商業精英中挑選最終獲勝的一個,擔任特朗普集團(Trump Group)旗下某一個公司的總經理,試用期一年,年薪100萬美元。

  其中的主角兼集團老板,就是頭發金黃、表情豐富、言語激烈的億萬富翁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用現在的話說,這是個地地道道的“土豪”!節目的畫面把他的“壕”情表現得淋漓盡致,包括:

  他引以為豪的特朗普大廈(Trump Tower)等紐約和新澤西州的地產項目;

  他的加長型“林肯”穿梭在紐約的主干道上;

  他從私人飛機里鉆出來,不可一世地向人群揮手致意;

  帶領真人秀中的“學徒”們參觀自己位于紐約中心地帶的宮殿式豪宅;

  向所有人引見他的第三任妻子、嫵媚性感的斯洛文尼亞模特梅蘭娜。

\

  還有一個細節值得注意:特朗普在這個名噪一時的商業真人秀中,一而再、再而三地標榜自己是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畢業的。

  如此強烈的“教育信號”的背后有什么深意呢?不能不說,早年上得起學費昂貴的美國名校——賓夕法尼亞大學,已經把家境殷實、地位顯赫的富裕中產階級的家族背景袒露無余。同時,這張教育背景的“金字招牌”,讓他在商界的腰桿很硬。

  在競爭激烈的美國社會,中產階層對“教育門第”的追逐甚囂塵上。僅僅從大學教育就能看得出來,美國東部的名校,哈佛、耶魯、普林斯頓、賓大、哥倫比亞等,處在當年英屬殖民地的區域,門第、等級的觀念和風氣很盛。

  這種“教育美國夢”還真有可能源于英國。

  諾森比亞大學的英國同事曾對我說,“雖然我不會漢語,但我能感覺到,你們中國領導人的口音是多種多樣的。而你聽一聽英國歷屆首相的演講,你會發現,他們的口音都一樣。為什么?他們都是英國貴族學校出來的。”

  是不是馮小剛喜劇《大腕兒》中的那句臺詞所說的“地道的倫敦腔兒”呢?應該是,那種有些拿腔拿調的英語。

  撒切爾夫人、布萊爾、卡梅倫、特蕾莎·梅……都是先私校、再“牛劍”(牛津、劍橋)的“高層路線”。

  “你是哪個學校畢業的”,多少年來刺激著人們的神經,這其中當然也包括咱們中國人。

\

  其實名校情結在中國同樣彰顯無余。那歷史悠久、根深蒂固的科舉制度,雖然名義上早已在一百年前滅亡,但它的核心觀念千百年來始終影響著中國人——世界是不平等的。

  信仰美國《獨立宣言》(標榜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人生而平等)的,應該不多。特朗普不信,比爾·蓋茨不信,咱們中國教育界的宗師、圣人孔子,也不信。

  我們所處社會的階級屬性依然是涇渭分明的,人們的地位還是高的高、低的低,高層和底層似乎依舊是固化的,正像歷史學家呂思勉先生分析的一樣,“雖無世襲之名,而有世襲之實”。

  不過,每個人對待不平等的態度不一樣。孔子用“禮”維護不平等(等級觀念),儒家成為中國社會主流價值觀后,科舉制度慢慢浮出水面,維持不平等中的相對平等;蓋茨通過慈善事業追求平等;而特朗普奪取總統權力,依靠政治地位獲得自己的“平等”。

  名校的示范效應,實實在在地影響著全球的中產人群——這是個輸不起的階層。

  不像英國人、美國人那樣裝逼,中國中產口無遮攔地喊出了所有這個階層的心聲“不能輸在起跑線上”!他們搭建了中國高考之外的另一座獨木橋——留學去名校。
  其實,名校情結就是赤裸裸的成功學。特朗普詮釋的成功學就是勝者為王,他一直堅信Losing is a bitch,也就是說,在這樣的社會,沒有名校學位、沒錢、沒地位,你就是個loser(廢物)。

  全球的中產,在“不進則退”的壓力面前,為了外在的社會認同掙扎在成功的迷霧中。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廣州卓領職業培訓學校:啟迪智慧,勇敢追夢
下一篇:余秋雨出新書自稱“最后一本”:別寫了,再寫下去誰看

分享到: 收藏
立博足球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