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滾動 > 正文

河北清河公安:一個被“休”了13年的聽證會
2013-11-05 14:07:27   來源:新聞早報   評論:0 點擊:

  河北清河公安:一個被“休”了13年的聽證會
  
  ——清河公安白條扣押邢臺市局造假騙官
  河北省清河縣公民:王淼
  我是河北省清河縣的下崗職工王淼,男,漢族,本科畢業,高級統計師。
  在河北省清河縣,遭受了非法的待遇,是執法機關利用權力硬性制造了我們一家的冤案,近20年的冤情,造成了我“背井離鄉、傾家蕩產、妻離子散”的悲慘現狀……
  造假騙官
  2005年5月20日上午11時,我到北京公安部上訪,部信訪領導親自接見了我,當我陳述含冤事實后,領導找出我的上訪卷宗,告知:你的上訪材料公安部領導早就批示到河北省公安廳,公安廳也批示到了邢臺市公安局,在2001年12月10日邢臺市公安局就已經有了“結案報告”逐級上報,你的案子已經結了,你沒有看到有關的法律文書嗎?諸如“處罰裁決書”之類的?我當即回答:我沒有收到任何文書,連口頭通知也沒有!
  至此,我才明白:邢臺市公安局串通清河縣公安局的違法人員,編造了虛假的“結案報告”蒙騙了上級領導,故意壓制了我的冤案。
  自2001年10月11日上午在河北省清河縣公安局四樓的“信訪聽證會”上,清河公安“休會”后,我沒有收到任何文書,連一個口頭通知也沒有,甚至在2001——2005年多次上訪中,沒有任何人告知已經結案,都是無故推委,沒有任何文書有我的簽字!
  細回想全部經過才明白是邢臺市的“幫派勢力”合伙欺負我,個人分析如下:
  吳某:邢臺市公安局副局長主管信訪,曾經親自要求我和清河公安“聽證”對質,公開講理,但“休會”后卻無音訓,該副局長曾經在原邢臺地區公安處負責治安工作,同我控告人員的親戚倪建軍非常“熟悉”,制造我的冤案,就是“休會”后的“工作”所至。
  該女局長主管的“督察副隊長”曝出了“公安局內密謀雇兇殺人”的大案,其沒有任何的責任“過錯”……
  邵某某:邢臺市公安局信訪負責人員,是山東省臨清市人、清河縣城關村的女婿,也屬“邢臺清河幫”,是制造我冤案的骨干,其家鄉就是央視曾經曝光的“臨清黑車市”,和清河縣接鄰、距離25公里,那里每年的黑車交易從未間斷,而清河縣個人的摩托車每年就丟失300余輛,絕大多數“走”到了臨清,經常有偷車賊被抓,但大多數案子無故“銷聲匿跡”,形成了“清河摩托養臨清”的“怪”現象,經常有人為“賊”講情,仔細琢磨后方明白是“某些人”在“幕后交易”的結果。
  不僅如此,當時和我一同上訪的還有王風可、王春亭兄妹,他們的殺人、搶貨案,都涉及到了邢臺市公安局的紀檢領導;邢臺市公安局為了“遮丑”,不惜故意編造了“結案報告”蒙騙公安部、廳領導,目的就是做交易、為了保護清河的違法犯罪人員!
  沒有當事人簽字、未送達出文書、聽證程序中途停止,以什么理由結的案?如此違反法定程序的行為背后到底是什么呢?
  背井離鄉
  1996年11月6日晚上,我和女朋友張文俊在清河縣華聯賓館舞廳跳舞,被泰山路派出所長邱玉保指派的人員抓走,誣陷我們是非法同居,在拘禁四晝夜后,于11月10日下午將新購彩電搬走,出具了白條扣押單,“暫扣押王淼、張文俊長虹21寸彩電壹臺,柒日內持人民幣叁仟元贖回(蓋章)”。
  同時泰山路派出所長邱玉保還敲詐我稱:你同一小閨女發展關系,人家沒給你要錢,就這一個事,你就夠了!(有錄音光盤為證)
  我被無端誣陷,在社會上無法立足,怕再次被他們打擊,只能被迫離開癱瘓在床的父親,遠赴妻子家鄉內蒙古包頭市避難。
  自1996年11月離開清河縣,一直不敢回家探望,直到1997年農歷4月23日父親去世,才敢回家奔喪,眼睜睜看著60歲的老人含恨離世,在父親生前的最后一年里,作為兒子卻沒有盡一天孝道。
  四處上訪
  帶著喪父之痛,1997年我踏上了漫漫的信訪之路,一直走到今天,仍未洗清冤情。
  在1998年春季,我懷著必死的決心回到清河縣告狀,在公、檢、法、政府、黨委機關四處碰壁,甚至2000年3月23日我到清河縣法院行政訴訟,都無故遭拒絕,細解其因才知端倪:原來私抓我們的泰山路派出所所長邱玉保有一個龐大的家族勢力籠罩著清河縣政法機關,其家族勢力圖如下:
  唐鳳來(時任公安城區分局長系田、焦之親姨夫);田留雙(原縣政法委書記、邢臺市建設局長)、焦生財(時任廣播局長);焦生財、倪建軍(原公安局辦公室主任、現正科級副局長)系邱玉寶之二個親妹夫;邱玉寶(系敲詐人員、原泰山路派出所長、現看守所吃空餉干警)。
  我多次到北京上訪,先后到國務院、中紀委、公安部、最高檢察院等國家機關多次人訪、信訪,數次手持上級批示、懷著滿腔希望到河北省、邢臺市的檢察、公安機關伸冤,但卻都無任何音信。
  經了解,邱玉保原為清河縣石油公司汽車司機,因其曾為前任公安局政委開車,掌握該人一些“私幕”,深得賞識,故在其妹夫、原公安局辦公室主任倪建軍的“運作”下,搖身一變成為正式公安干警,未上過一天警校、毫無法律知識的普通司機,靠裙帶關系、女人的力量爬上“派出所長”的寶座。
  編造假案
  在兩年的進京上訪后,于1999年3月4日清河縣檢察院出具了“情況調查”,稱:“我們接到王雙廟村民王淼的申訴,……96年11月10日泰山路派出所辦理了一起賣淫嫖娼案”,把我說成“村民”,惡意誣陷我妻子有“賣淫”行為。
  還認可我在“確定對張文俊處三千元的罰款數額后,王多方籌款不到,后將21寸長虹彩電抵押至今”,惡意編造我是自愿抵押。
  又寫明了證人證實:張文俊還與許金強有過性行為,許給張現金500元。
  甚至編造了“11月31日”這一天我們領取了結婚證。
  并有四人證實“他們在邱玉保的指派下去傳喚嫌疑人,有一男子硬要陪同去派出所,幾人阻攔不住,只好讓他一起去”,編造了我在其執法過程中硬性到派出所的假案。
  這是首次誣陷我妻賣淫。四個證人中,兩個正式干警為此證而受提拔,二個臨時工因而在社會上任意胡為。
  根據檢察院“情況調查”清河縣公安局于1999年3月11日出具了“情況答復”,對誣陷我妻賣淫的行為予以確認。
  我于1999年5月23日向清河縣檢察院提出申訴。
  清河縣檢察院1999年6月4日出具了“復查報告”,詳細敘述公安制造假案的事實:先編造了舉報人‘馬傳軍’證實我妻曾同孫少字、許金強有賣淫行為,記錄了孫少字證詞:“發生關系當晚沒給錢,后來一塊去包頭買過一條項鏈”。
  
  許金強1999年2月3日的證詞:“在農歷11月份中旬左右的一個晚上在月光夜總會跳舞,叫了韓菲陪舞,在武松賓館住下發生關系給200元”。
  同是一個檢察院出具的文書,先認可“許給張500元”,后“嫖客”自稱“給200元”,差距的300元是否由該檢察院出的?
  是中國人都知道:農歷和公歷至少相差一個月,趕上閏月差的更多。在1996年農歷的11月,就是公歷的12月10日以后,而抓我們是在公歷的11月6日,放我們是在11月10日,我們在內蒙古包頭市領結婚證的時間是1996年11月21日,此前進行了七天的婚前體檢。
  證人時間更離奇:1998年12月31日清河縣城區公安分局給縣委領導的“情況報告”中,記載了證人舉報時間是:1996年7月。
  而依清河縣法院“1996清經初字第946號民事判決書”記載的過程,在1996年11月14日“月光夜總會”就已經被查封。
  按照公安的材料時間是:1996年7月有人舉報賣淫、嫖客自己承認是1996年農歷11月中旬買淫、1996年11月6日抓人、10日扣押彩電
  即:未發案已舉報,未賣淫已有人嫖娼,未違法已抓人、處罰,已查封的夜總會仍有人跳舞。
  清河縣公安局、檢察院工作人員的家屬們都是“先養孩子后懷孕”嗎?已經法院查封的場所還能“跳舞”?
  證人“馬傳軍”,真名叫馮傳軍,是當地一無業游民,曾偽造了部隊的轉業證;出此偽證,換來的是“故意傷害罪”,至人重傷開顱,判刑后神秘的“監外執行”的待遇。
  所謂“嫖客”的許金強的身份更奇特:其實為“徐金強”,系1998年伙同原清河縣公安局馬屯派出所長冒充“中紀委”人員,公開詐騙的詐騙犯,同年被判刑,其出證日期依法院判決書應是“正在服刑日”。同案人員原派出所長系原清河縣委主管政法副書記的侄子。此二人持有中紀委真正的通訊地址、電話號碼、有關人員的職務,何處來的不詳,而某人的侄子卻未受任何追究。
  嫖娼的時間證實:當時我們正在內蒙古包頭市結婚,根本不在河北省清河縣。清河公安局把嫖客的生殖器接長了3000公里嗎?
  對于“1996年11月31日領取結婚證”一說,該“復查報告”中記載:1996年10月31日領取結婚證是否屬實,11月只有30天,不存在31號,這純屬筆誤,須糾正。
  10月份就應該有31日,同11月份的日期“驢唇不對馬嘴”。
  傾家蕩產
  由于被清河縣公安局、檢察院編造了假案,我多方告狀、上訪,早在1997年4月,我曾就此事向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任建新處信訪;97年11月又向原清河縣公安局長李化寧處上訪;98年元月后,我到清河縣信訪局、公安局控申處頻繁控訴。
  在98年4月邱玉保公開威脅我親戚說:要不是看在大嬸子的份上,早就抓他了!同時,還電話威脅我:再到公安機關告我,就對你不客氣,你的死活和我沒有雞吧的關系!(有當日錄音為證)
  邱玉保家族惱羞成怒,其指使同村人在1999年2月24日打砸了我合伙人的門市,公開威脅:你再給王淼賣一件羊絨衫,就燒了你的門市!致使合伙人不敢合伙,所做生意無法經營,原貸款不能及時歸還,于1999年6月23日清河法院(1999)清法經裁字第137號裁定書將位于太行北路28巷5號的房產查封,執抵押房產。我已無家可歸。
  妻離子散
  我妻子張文俊被誣陷為“賣淫女”,無顏面在清河生活,于1999年5月23日留下一封寫給邢臺市公安局領導的信,離開了年僅一周歲半的女兒,回到內蒙古包頭市。
  在留信中她寫到:1999年3月清河縣公安局出的結果是張文俊賣淫,我因當時受到這樣的打擊,無法在清河呆下去,沒有臉面在面對不知真相的人們,只好忍痛割愛,拋下我正在吃奶的一周多的女兒,回到三千里外的包頭。
  政績聽證
  經過多年的上訪,或許是引起某位領導的重視,或許是個別人為了換取政績,在2000年3月,邢臺市公安局的信訪領導通知我:王淼,你如果真冤的話,你是否敢同清河公安公開對證,召開一次信訪聽證會?我當時答應。
  但一直拖至2001年10月11日上午,在有關媒體的“溝通”下,才召開了信訪聽證會,這是河北省公安系統建國50年以來首次公民信訪聽證會。
  在該聽證會上,由一位副局長主持,一個工會主席、一個治安科長任輔助主持,列席的有邢臺市公安局的后勤處人員,有清河政協、監察局、信訪局的人員。
  整個會議過程,實際是由臺下旁聽的公安局長郭彥行操縱,被告人邱玉保的妹夫倪建軍親自阻止我錄音,當場奪我的錄音機。
  他們先聲明了時間是兩個小時,接著就由公安方面逐字逐句的陳述案件的經過。在告知我舉證時,突然,主持會議的副局長宣布:休會!
  此舉引起旁聽的60余名干警和30余名百姓的不滿,就連列席的邢臺市公安局的人員都說:為什么不讓人家說完?
  至此,一場混政績的玩鬧“聽證會”以“休會”告終。
  當時在場的有《燕趙都市報》、《中國經濟時報》的記者,其中,燕趙都市報的記者采訪主持副局長時,該局長拒絕。
  無言尾聲
  自2001年10月11日后,無論我上訪的那里,都無任何結果,冤情如石沉海底。
  已經換取了政績的郭彥行局長在河北省的清河縣任職兩年的時間里,連續兩年被“行風評議”為倒數一、二名,于2003年8月被“免去”局長職務,帶著養在清河公安局院內西樓上的40余只鴿子回了隆堯縣。
  聽證會后,被控告人邱玉保升職為“公安分局副政委”,其所在派出所的副所長2003年4月19日因在殺人現場,故意不制止,不報案、不作為,被檢察機關以涉嫌“玩忽職守罪”決定逮捕,可見邱玉保的派出所有多少“鮮為人知”的內幕。
  邱玉保的妹夫倪建軍自參加工作以至今,未辦任何案件,毫無業務知識,更沒有實際執法辦案經驗,卻由辦公室主任升至“公安副局長、公安分局長、主管刑偵第一副局長”,其家產“巨額財產來路不明”被舉報到公安部,卻是不了了之。
  妹夫是局長、舅子任副政委,整個公安分局由其一家說了算!
  更有甚者,邱玉保的兒子仰仗其父、姑父的權勢,竟然公開打砸了“大京九”鐵路上的“清河城站派出所”,被打所長依法向有關單位投訴,要討個說法,而結果卻是:該所長調離該所,異地任職。其家族勢力在河北省公安系統的勢力可見一斑!
  1996年——2013年,我的冤案被壓制了近20年,公安部、廳的領導批示督辦,邢臺市公安局卻故意編造假案欺騙領導、故意包庇犯罪嫌疑人,甚至用“暗箱”手段報復正直的信訪人員;
  原來在信訪處接待過我的全部人員均被“卷鋪蓋卷回家”。
  2005年3月國務委員吳儀公開說出了無奈的話語:聽不到下面的聲音……
  我的冤情繼續冤了下去,“信訪聽證會”一直“休會”下去,這就是邢臺市、清河縣公安局壓制公民上訪的全部過程。
  幫派、家族勢力聯合起來欺負百姓,“我們有權力,就是這樣,你能怎么著?”
  “我們就是邢臺市局、俺們就是清河公安,就是這副德行!”
  面對永遠沒有母愛的女兒,回憶所受的屈辱,看著火紅的國旗,瞧著東長安街14號的大門,我仰天疾問:
  國家領導居然管不了下級官員、大人管不了孩子了!公理呀,你在哪里?……
  河北省邢臺市、清河縣公安局的人員們:你們還有膽量把我的聽證會復會嗎?你們敢公開的舉證說理嗎?除去齷齪的無恥權力壓制人權,你們敢于面對面的把事實公開嗎?
  無能導致無知,無知引出無恥,無恥牽出卑鄙;倪建軍、邱玉寶你們的家族勢力敢公開說理嗎? 

相關熱詞搜索:河北 清河 公安

上一篇:一代偉人.世紀之光 紀念毛澤東同志誕辰120周年大型書畫展
下一篇:微電影《醉紅顏》三部曲面向全國誠招品牌廣告植入

分享到: 收藏
立博足球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