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滾動 > 正文

福建仙游強推DCP化工項目疑云重重
2014-09-04 16:39:29   來源:   評論:0 點擊:


文/江山多嬌
  一個填海造地、建設總投資70億的重污染化工項目竟然變身“年產4億條編織袋”的高新材料項目,還企圖以海洋環評報告代替工業項目環評;而該項目波及范圍達3個縣區、數十個行政村,受影響群眾超過30多萬人。福建省仙游縣官方想要強行落地的臨海化工過氧化二異丙苯(DCP)和三元乙丙橡膠(EPDM)項目,在兩度引起當地民眾的群體性憤怒和抗議之后,依然罔顧民意繼續強推,由于政府的簡單粗暴和遮掩,事件在網上持續發酵,引爆政府信任危機。
  為什么過氧化二異丙苯(DCP)能引起高度緊張?
  過氧化二異丙苯(dicumyl peroxide),又稱硫化劑DCP、過氧化二枯茗,是一種強氧化劑。室溫下穩定,見光逐漸變成微黃色。不溶于水,溶于乙醇、乙醚、乙酸、苯和石油醚,遇硫、高氯酸反應劇烈,遇火緩慢燃燒,對震動和摩擦不敏感。生產工藝是用還原劑亞硫酸鈉將異丙苯過氧化氫還原成苯基二甲基甲醇,后者在高氯酸催化下與過氧化氫異丙苯縮合,經后處理得到過氧化二異丙苯(DCP)。DCP的生產原料異丙苯過氧化氫為強氧化劑。產品為一級有機氧化物,見光或受熱能引起爆炸。
  福建仙游DCP項目由山東省藍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與福建凱邦錦綸科技有限公司投資組建,項目占地2000畝,建設投資生產過氧化二異丙苯(DCP)和三元乙丙橡膠(EPDM),計劃總投資人民幣70億元;擬分兩期投資,第一期投資人民幣32億元,建設期限24個月,建設年產10萬噸DCP裝置;第二期投資人民幣38億元,建設期限40個月,建設年產20萬噸EPDM裝置。兩期項目全部建成投產后,年創稅人民幣3億元以上。
  據公開資料顯示,山東省藍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有上市公司藍帆股份(002382.SZ13.48元),該公司主營為一次性PVC 手套業務。有網友指出,藍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和江蘇德威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兩個主體均未有DCP及EPDM的生產及管理經驗,國內還沒有運作過這么大同類化工項目,其管理難度不僅僅是倍增,如果管理不善,在仙游縣就是一顆巨大的定時炸彈,稍有不慎,便是巨大的災難。
  社會穩定風險評估本應是項目審批必備要件
  國家的相關法規,已經對類似仙游DCP這樣的項目規定了相應的要件,但從事態的演變來看,下面的這些規定幾乎未得到仙游縣政府的遵守與實踐。相關規定如下:
1.凡涉及較大范圍內因環境保護問題而涉及群眾自身利益的重大建設項目的環評審批,必須進行社會穩定風險評估。
  2.開展重大建設項目環境事項社會穩定風險評估,未經評估一律不批,應評未評或弄虛作假依法追責。
  3.以人民群眾是否擁護作為風險評估的重要依據,統籌考慮發展需要與群眾環境需求,統籌考慮群眾長遠利益與現實利益,充分考慮不同群體的利益關切,切實維護人民群眾合法環境權益。
  4.要堅持群眾路線,廣泛聽取各方面意見,調動群眾參與社會穩定風險評估的積極性和主動性,切實保障群眾的知情權、參與權、監督權,使決策最大程度地反應不同群體的合理訴求。
  5.堅持社會穩定風險評估的基本原則,對不認真履行職責,應評估而未評估,或者在評估過程中弄虛作假造成決策失誤,引發社會不穩定和群體性事件的,按照有關規定追究相關部門和人員的責任,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仙游DCP項目事件時間表
  2012年12月10日,福建省莆田市委機關報《湄洲日報》一則《仙游縣:藍海精細化工落戶楓亭》的報道稱:“仙游縣政府剛剛與國企藍帆集團和江蘇德威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等3家公司簽訂藍海精細化工項目投資協議。”
  2013年5月6日,藍海化工項目在進行第一次環評信息公示的情況下,就草草做出了一份《海洋環境影響評價報告書》。蹊蹺的是,該報告的名稱卻突然變成了“4億條/年編織袋項目”。這份由福建省水產研究所于2013年6月5日出具的報告顯示,福建藍海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擬在福建仙游經濟開發區填海造地形成陸域33.834萬平方米,用于建設塑料編織袋生產車間,同時配套建設輔助用房等設施及公用工程;生產規模為年產編織袋4億條,總投資3.26億元,建設期2年。
  2013年6月13日,針對該項目,附近幾個村的村民聯名向仙游縣委縣政府遞交了反對項目上馬的抗議書。
  2013年6月16日,仙游縣在楓亭鎮召集鄉鎮和各村干部開會。據與會的知情者透露,縣領導在會上沒有回應該化工項目,反而稱將調查項目涉及的海濱、海安等村的計劃生育和違章建房問題。
 2013年7月5日,聽說政府開始強行填海施工,附近村民五六百人自發聚集,阻止渣土車作業。當地政府出動了邊防、公安、聯防隊員等上百人維持秩序。雖然人員聚集、場面一度失控,所幸的是,現場沒有發生傷亡事故,施工隊伍在臨近中午的時候撤退。
  2014年3月26、27日,數千村民到在建的藍海化工廠阻止施工,火燒項目部及車輛。28日,上千村民與數百特警、武警發生激烈沖突,雙方互擲磚石對攻,派出所大門被推倒。事件造成雙方多人受傷,多輛警車被砸,多名村民被抓捕。
  2014年8月,一封《祖權不容侵犯,事實不容歪曲》的告海濱村全體村民及朱氏族親書再度掀起波瀾,這封落款為海濱村委會、兩個宮祠、一個水產養殖公司和老協會的聯名書,以極其官方的口吻擁護DCP項目的落地,蹊蹺的是,告知書通過種種的引導把矛盾引向海濱村與附近村莊的海域之爭,此告知書直接導致了項目所在地朱氏和蔡氏的宗族糾紛。村民們懷疑告知書的幕后指使人為仙游縣政府,因為仙游縣委書記鄭瑞錦已經不止一次在DCP會議中煽動朱氏與蔡氏的宗族矛盾,更連帶影射蔡氏宗族所在地的城廂區政府負有責任。此后,蔡氏宗族發表了《“族群”豈容分裂,陰謀不容得逞》的滴血陳情書,讓DCP項目再添悲情。
  近日,名為《福建藍海化工強行落地環評報告涉嫌蒙混過關》、《環境評估報告作假是誰讓仙游如此瘋狂?》等文章、帖子在網上再度迅速傳播。這些文章和帖子的矛頭直指福建仙游的一個名為“福建藍海新材料”的精細化工項目,網友質疑當地政府在該項目中的種種違規與政績偏執。 

\

  網友總結仙游相關部門“七宗ZUI”

  饑不擇食的化工暴食
  長期以來,仙游縣工業基礎薄弱,“藍海”是仙游縣有史以來投資額最大的化工生產性項目。 DCP項目所在的海濱村位于中國大陸海岸線東南段,地處莆田市湄洲灣北部,屬于仙游經濟開發區楓亭片區。許多人認為,藍海化工擬投項目離居民區最近距離不到500米,一旦在建設、生產過程中出現情況,后果不堪設想;同時,按照投資規模測算,該項目產生污水在百萬噸以上,而仙游目前還沒有配套如此大的污水處理能力,勢必對當地的生態環境造成巨大的破壞;此外,兩個項目產生的固體廢棄物也是危化物,福建省內也缺乏有處置危險廢棄物資質的企業。
  政績偏執的GDP貪婪
  福建省發改委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表示,根據《國家發展改革委重大固定資產投資項目社會穩定風險評估暫行辦法》,面向公眾對社會穩定風險收集意見,屬于重點項目立項選址前必經的前置程序。對于藍海化工這個投資額高達70億的重大項目,項目業主單位除了要確保選址符合國家安全環保標準規范要求,還必須對公眾參與不完備引發的風險等做“穩評”;項目業主不得未批先建、邊批邊建。專家表示,地方政府靠發展重化工行業帶動GDP增長的背后是政績沖動,可一旦在建設及生產中發生污染、爆炸等環境事件,直接威脅生態安全,也將給地方經濟和社會穩定帶來更大的負面效應。 
  強行落地的草菅民意
  海濱村是仙游縣楓亭鎮一個普通的行政村,位于湄洲灣西側,周圍兩面是山、東南兩面朝海。除了楓亭鎮的海濱村以及相鄰的海安村、輝煌村,該項目波及范圍還包括莆田市城廂區東海村、東沙村,以及泉州市泉港區的鳩林村、河陽村、東張村等,涉及數十個行政村及各自的圍墾養殖區域,受影響群眾超過30多萬人。“這么大的化工污染項目,都沒有給我們開會說明一下,就要填海建設了。”村民們對DCP項目怨聲載道。村民們質疑,項目上馬、填海征地都沒有進行過聽證程序,政府強行落地,絕大多數村民都不知道,而且完全不顧本地祖祖輩輩村民的根本利益。
  生態環境的蓄意破壞
  仙游自古以來依山傍海,環境優美,被稱為“神仙游過的地方”,境內有九鯉湖、菜溪巖等名秀風景區。而DCP項目所在地的海濱村附近村民,一般靠養殖蟶、花蛤等海產品為生。一旦DCP項目落地生根,勢必影響數十萬的村民生計,更可能對仙游的清山秀水和碧海藍天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害。無論是生活還是生存,一個明顯有害的化工項目,破壞的不僅僅是當前的生活環境,更可能摧毀幾代人安居樂業的樸素希望。
  簡單粗暴的工作懶惰    
  2007年廈門PX項目因市民以及政協委員極力反對,導致政府宣布暫停并遷址,開創了公眾與政府博弈成功的經典案例,而近年來多起環境熱點事件因為進入公共視野才引發了政府的關注,這也反映出維穩的重要性。而在這個比PX更危險的DCP項目中,仙游縣政府并沒有對洶涌的民意有足夠的尊重與耐心,他們武斷專行,強行推進項目,不溝通不反思不調研不作為,任由抵觸的民意演變成尖銳的矛盾和大規模的沖突事件。
  離德離心的愚弄公眾
  明明是DCP、EPDM化工項目,做環評時卻突然改變項目名稱。遍查仙游縣政府官網,所有涉及藍海化工項目的內容,沒有一處體現“編織袋”字樣。仙游當地多位公務員受訪時表示,這實際上就是個幌子。正如村民所質疑的海洋環評報告存在與實際情況不符之處,該報告的真實性與科學性面臨質疑。而報告的撰寫方福建省水產研究所環境影響評價中心,一位姓黃的工程師答復說,他們只是做填海環評,是根據業主單位提供的資料來做的,涉及項目環評的情況并不清楚。如此名目張膽的偷梁換柱,本質上是對公眾的欺詐與愚弄。
  歇斯底里的情商低下  
  DCP項目所在村附近的村民,談起仙游縣委書記鄭瑞錦宛如“鄭色變”,因為這個手段強悍的地方父母官,已經成為他們心中沉甸千鈞揮之不去的不安之石。同時更令人不安的是,面對DCP項目引發的政府信任危機,在項目所在地莆田市范圍內,相關部門屏蔽了關于“藍海化工”搜索,以極不理智的低情商做法,想讓DCP項目所在地村民成為一個孤島,但也更加孤立了地方政府自己。其實,無論仙游DCP項目的落地成敗與否,此舉等于“舉箸遮目”,從不敢溝通到不能溝通,一個個與民心背道而馳的決定,反應出地方政府處理危機和應變的錯亂與無能,最終導致的是地方政府在執政思維上的步步失敗。
    
  洶涌民意與強硬政府的博弈尚未結束,公眾期待的是真正深得民心的陽光項目與透明舉措,仙游過氧化二異丙苯(DCP)和三元乙丙橡膠(EPDM)項目的落地風波,網絡所揭露的項目內幕或只是冰山一角,項目背后可能的利益捆綁與驅動更值得深挖。

相關熱詞搜索:仙游 疑云 福建

上一篇:2015第二屆中國國際人防(民防)裝備與減災應急展覽會
下一篇:一路熱點角逐公交wifi領域

分享到: 收藏
立博足球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