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人物 > 正文

闖過索馬里、南極辦婚禮 這對夫婦活出想象中的生活
2018-07-11 15:21:48   來源:中國新聞網    評論:0 點擊:

點擊進入下一頁
張昕宇和梁紅在探訪大猩猩。受訪者供圖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7月3日電(袁秀月)非洲有個世界聞名的瀕危物種——山地大猩猩。據統計,目前山地大猩猩的全球存活數僅有八百只左右,主要分布在盧旺達、剛果(金)和烏干達三國交界處。“侶行”夫婦張昕宇和梁紅在《我們的侶行》第二季時,來到了這里。

  他們做了一件倡議活動,將3000盞太陽能燈擺成大猩猩和橄欖枝的樣子,在夜空點亮,他們希望通過節目喚起世人對大猩猩的關注。

  從今年除夕夜到現在,他們一天都沒閑著,兩人的世界之旅仍在繼續。除了盧旺達,他們還去了俄羅斯、哥倫比亞和所羅門群島。

  在每個地方,他們都做了類似的倡議活動。在俄羅斯,他們為了向“二戰”老兵致敬,和一群志愿者,在圣彼得堡的沼澤叢林深處打撈遺物和尸骸,還做了一個水滴光影紀念墻。

  在哥倫比亞,他們探訪了一群在動蕩不安的環境下仍堅守夢想的年輕人,為他們舉辦了一場音樂會。而到了所羅門群島,一個更大膽的嘗試將要進行,他們要建造一個海底房屋,以紀念那些因海平面上升而消失的家園。

點擊進入下一頁
視頻截圖:用太陽能燈組成的大猩猩圖案

  第一次見到張昕宇和梁紅,是在他們位于北京東三環的工作室里。院子不大,停放著張昕宇自己改裝的座駕“大白”,幾輛摩托車以及他們旅行的裝備。辦公室的墻上掛滿了他們在世界各地拍攝的照片,還有造型各異的紀念品。

  有來自索馬里的子彈殼。有亞馬遜食人族部落用來捕獵的工具,木劍上還帶有可致麻痹的草藥水。有來自秘魯的獨特樂器,搖晃時可發出雨聲。還有來自非洲盧旺達的木質登山杖和牛糞畫——這是不久前才帶回來的。

  跨越四大洲的旅行還未完結,在北京修整幾天后,他們又要出發了。這是張昕宇和梁紅“侶行”的第五年,也是他們十年計劃的最后一年。

點擊進入下一頁
張昕宇在駕駛坦克。受訪者供圖

  換一種生活方式

  十年倏忽而過。很多人知道張昕宇,是因為他和妻子的一檔觀察類真人秀《侶行》。2014年2月,他們曾駕駛帆船到達南極,舉行了中國人在南極的第一場婚禮。之后,他們的雙腳幾乎踏遍了最危險的地方,巴基斯坦、伊拉克、阿富汗……

  然而十年前,張昕宇還是北京城一個小有成就的商人。他和妻子都出生在70年代,6歲就相識,是名副其實的青梅竹馬。

  1998年,張昕宇從部隊退伍,開始做起小生意,賣過羊肉串、開過小吃鋪。后來看見豆腐攤前總是排著長隊,就動了賣豆腐的心思。但一臺豆腐機就要十多萬,為了省錢,張昕宇就開始自己研究豆腐機。擅長機械的他,竟然還真做了出來。

  賣豆腐沒賺多少,他們倒是憑借豆腐機賺得了第一桶金。后來又涉獵了餐飲、商貿、首飾等行業。很快,張昕宇就成了千萬富翁。

  2008年5月12日,像所有平常的日子一樣,張昕宇和客戶吃完了飯,搭上了去哈爾濱的飛機,為著更大的房子和更好的車子忙碌著。

  地震發生后,張昕宇和梁紅停下了工作,覺得應該做些什么。他們和八位朋友一起組成了“北京希望救援隊”,趕往災區救援。

點擊進入下一頁
張昕宇和梁紅在工作室。袁秀月 攝

  正是這次地震,給他們帶來了巨大的沖擊,他們看到了生命的脆弱,也開始重新思考生活的意義。

  他們決定換一種生活方式,不做生意,制定了一個十年旅行計劃,試圖在旅行中找回自己,找到生命的價值。

  經過幾年的準備,在2012年,他們出發了。第一次環球旅行,他們去了海盜盛行的索馬里、世界寒極奧伊米亞康、地獄之門馬魯姆火山等。

  回來后,他們把拍攝的視頻剪輯成節目放在了網上,沒想到卻獲得了超高的點擊量。而他們倆也聲名漸起,成為很多向往旅行的人的新偶像。

點擊進入下一頁
張昕宇和梁紅為哥倫比亞的孩子準備音樂會。受訪者供圖

  他們活出了我想象中的生活

  《侶行》團隊里不乏張昕宇和梁紅的粉絲。一個在韓國工作的男孩,毅然辭職來《侶行》做攝影師,即便工資降了不止一倍。有位在深圳工作的女孩,喜歡旅行,把節目的微博微信都私信了一遍,最后成為了團隊的一員。

  年前,因為要建所羅門群島的海底房屋,張昕宇曾向粉絲發出一個鋼板征集。沒過多久,院子里就堆滿了從全國各地寄來的金屬,各式各樣,每一個都夾帶著信件說明。有母親的遺物,有前男友送的首飾,有人生中拿到的第一個獎牌,有自己輪椅上壞掉的第一顆螺絲……

  有網友說,他們活出了我想象中的生活。然而在精彩之外,他們也面臨著大家看不到的危險和黑暗。

  在哥倫比亞有一種犯罪行為,是讓被殺的人消失——即肢解。上周,他們去探訪“肢解屋”,一到就被十來個黑幫持槍包圍,比電影還像電影。

點擊進入下一頁
張昕宇和梁紅正在收拾滿院子的金屬。受訪者供圖

  他們在盧旺達遇見一個大姐,她的丈夫、兒子、父母親都在盧旺達大屠殺中被殺害。然而在講述這些不幸時,她的表情卻非常平靜。這些一度讓梁紅接近抑郁。

  逃離這種情緒的方法是看評論,梁紅說,每當他們感到有黑暗時,就會一條條翻看網友的評論,這會讓他們感覺自己不是一個人。

  幾年走下來,他們的視角也在變化,從個人的,比如去南極求婚,到中國人的視角,到現在,他們希望以人類的視角來看世界。

  “當你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當你的見識越來越多的時候,你會發現其實人的命運是共通的,當你在面對巨大的歷史事件時,作為個體的存在,是非常非常渺小的。”梁紅說。

點擊進入下一頁
張昕宇和梁紅在南極結婚。受訪者供圖

  不會因為走得太遠而忘記為什么出發

  第一次旅行出發前,張昕宇曾讓一位名家給他寫了一幅字,“不要因為走得太遠而忘記為什么出發”。現在,他想換一句——“不會因為走得太遠而忘記為什么出發”。他說,他們一直都在保持初心。

  有觀眾不太滿意他們的變化,說節目不像以前那么精彩了。梁紅說,他們從來不介意有人這么說,甚至還會相互調侃。她覺得,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這是我們生活的一個階段,也是我們成長的地方,我沒辦法說40歲還跟20歲的狀態一樣”。

  在旅行上,他們仍非常主觀。實際上,他們的計劃都是提前幾年制定好的。“我們明年計劃的那條船是去年買的,我們后年計劃的那身衣服是去年做的。”張昕宇說,他們無法做到讓所有的人都滿意,但至少先要讓自己滿意,他們做的事情還是他們自己想做的。

  張昕宇說,全世界他沒去過的國家已經不多了,但跑了一圈,還是覺得中國最好。“我們沒生活在一個和平的年代,但我們有幸生活在一個和平的國家。”在這里,晚上十點還有人在外面跑步,這是在很多國家見不到的。

點擊進入下一頁
張昕宇和梁紅在敘利亞。受訪者供圖

  他們去過一個貧民窟,有一個好心人組織所有的孩子踢足球,這樣大家的業余時間就被占用,不會被黑幫拉入伙。但是做一個好人也需要代價。足球隊有三個孩子被殺,就是因為他們不愿加入黑幫組織。

  “在中國活著特別好”,張昕宇說,他們這些話真不是說教,而是從心底里說出來的。

  《侶行》走到了第五年,他們也嘗試做些改變,到今年,他們倆的旅行將會結束,一幫人的旅行將會開始。他們買了一條破冰船,計劃招募百十名網友,開著這條船到達北極點。

  “年輕人還是要有夢想,我倆的小夢想不就慢慢實現了嗎。”張昕宇說。

  2012年出發時,他們沒想過自己會走到哪一步,而今天,他們同樣也沒想過會在什么時候停下。他們說,也許七八十歲時,他們還會蓋著毯子坐在塞納河邊,端著咖啡或酒,漂亮小姑娘走過時,還會說,“你看,我們年輕的時候也這樣”。(完)

相關熱詞搜索:索馬里 南極 夫婦

上一篇:周立波太太回應唐爽:必要時會曝光某某全部信息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立博足球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