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業界 > 正文

吃飯、睡覺、黑人人?
2014-05-23 09:10:40   來源:微信   評論:0 點擊:

  最近看一些互聯網的評論,發現一個非常特別的現象,基本上每隔一段時間,人人網都會被行業專家和媒體拿出來去批一頓。(或許我因為只看自媒體和網媒,看太多了?)  不過這次最有趣的是,竟然看到人民日報...

  最近看一些互聯網的評論,發現一個非常特別的現象,基本上每隔一段時間,人人網都會被行業專家和媒體拿出來去批一頓。(或許我因為只看自媒體和網媒,看太多了?)

  不過這次最有趣的是,竟然看到人民日報的官微,“人人網消失,暴跌3/4,你怎么看?”,官方喉舌都跳出來,真是墻倒眾人推啊。研一時老師講過一個八卦,說為什么當年小馬哥要做qq.com,因為曾經被新浪黑出翔……一旦有了門戶新聞,就像有了核武器,可以不主動進攻,但必須手里有。這就是我們為啥很少看見門戶科技頻道上狂黑另外一個門戶,因為沒意義,直接會招回來一臉撓,最多也就是把對方財報里的負面亮點當標題糊首頁上示眾。

  如果我們把這些寫人人的文章的觀點和標題放在一起,你會發現其實過去半年里說的內容也就是這么幾點:人人網股價狂跌、人人網戰略失誤、人人網陳一舟躲在小屋炒股票,人人網賣糯米求生、人人網重走老路等等。

  股價沒有IPO時高而一直低迷是事實;移動互聯網轉型動作緩慢也是事實。但看到有的文章寫的如同傳記大片,“陳一舟叼著雪茄,坐在自己的總裁辦公室里,敲下”賣出“的鍵盤按鈕,一瞬間凈賺幾千萬美元……“就不免令人稱奇,這和寫領導人傳記那種”主席在窗前踱步許久,突然沉吟說,XX同志來了沒有?“一樣讓人亮瞎狗眼。在每次獲得閱讀快感之后,我有時候也在想,這些內容到底有多少是真的,又有多少是道聽途說繼而自己牽強附會去臆想創造的呢?為什么騰訊把搜搜賣給搜狗,就叫做雙劍合璧,把易迅和電商都打包給京東叫全心投入,而人人把糯米賣給百度就變成燙手山芋,賣子求榮?最有趣的是,我發現同一個記者,可能在3個季度前寫的是,分析師認為人人或許不應該再繼續投入在糯米上,而是轉手給別的O2O大鱷更好;而上個季度,同樣的記者,口吻又變成,這種做不成就甩手的作風已經成為人人網的積習。我想如果我是陳一舟肯定瘋了——我是賣還是不賣?

  這種類似的文章被一遍一遍去轉載后,黑人人網已經成為了很多行業專家和媒體的必修課。這像極了“羊群效應”所描述的那樣,當一個人的某些觀點引起了大家的關注,就會有更多的人前赴后繼的進行爭相仿效。更重要的是,對方確實出現了問題,所以也很難一一辯駁。

  用這個比喻來描述黑人人網的慣性現象雖然非常恰當,但這并不能解釋這種現象發生的更深層次原因。實際上,形成黑人人的群體觀點,另外一個關鍵點在于,不黑人人的學校用戶恰巧不掌握這個主流話語權。這就如同,我們可以在媒體上大肆討伐90后的濫情和不負責任,而且你似乎無法看到他們的回應,但實際上90后們要么壓根不在乎這些內容,要不然他們會躲在人人網、QQ空間里去吐槽社會上的這些偏見,為啥一說90后就是工作沒責任心、花心亂性沒節操?

  具體到人人網,其實就是我們異口同聲的集體討伐,是為了說什么,還是想用它表達我們深層次里想說又說不清楚的某種情緒——能否對曾經自己迷戀但現在看起來刻意要逃離又故作瀟灑說BYE,又或是能否冷靜想清到底獨立思考和判斷的價值。

人人網戰略轉變的必然性

  作為一個今年剛剛從學校畢業的研究僧,如果你要問我,“畢業之后,你是否還會使用人人網”,可能我的回答是,“現在可能還會繼續用,但過一段時間,很可能就不會用了。”像我這樣的回答經常會被用來佐證人人網發展的局限性,即便是在半年前人人網宣布“重返校園”的戰略發布之后,也經常有人用此來說明人人網不能作為一個持續型的社交平臺。

  其實,我認為人人網過去幾年面臨最大的挑戰不是這里。它曾經和開心001打過一場不那么好看的爭斗,然后遏制了對方的增長,這說明曾經在白領市場他依然有過機會,用戶曾經認可校內網變身更全面的“人人網”;它曾經和騰訊的“朋友網”繼續死掐校園,直至對方在這塊的運營偃旗息鼓,證明了在校園里的工作不是簡單靠QQ好友關系鏈就能復制的。為什么?實名制的社交關系鏈,是它在SNS階段的核心DNA。

  這個DNA就如同偷菜一樣,是一種在骨子里具備病毒擴散而且自保護的特性,也就是說,一旦一個社交網站的實名關系鏈建立起來,用戶的遷移就很難,偷一棵白菜可以,你搬走整個菜園,很難。

  但是,我要說但是了,這個在PC時代的堅硬壁壘(用戶煩于再去另一個網站創造實名好友關系)被一個輕巧的“二向箔”打破了——是的,手機通訊錄。要知道,每個獲得授權的手機app都可以讀取你的手機通訊錄,那里面都是實名呀,而且都有電話號碼。因此,就像當初我初上人人網的驚喜一樣,“原來你也在這里啊”變成了手機上的“你的通訊錄好友也在使用,接受她為好友”,用戶在驚喜中連戳幾下,立刻就快速的完成了一個新的“實名制”的社交網絡的搭建,只不過,這一次是在手機上,而且比email邀請更快。

  這也就注定著,在移動互聯網的市場上,領先產品的覆蓋和傾軋是更加急速的。這也就意味著面對全人群再提供一個通訊社交軟件的可能,幾乎沒有。用戶才不需要“微信的挑戰者”,用戶用的很好就不想換了。這也是為什么,我們看見貼吧、陌陌、人人網的app版本,都在努力找到一個獨特的垂直切分點。這個時代,誰在說我要取代微信,那一定是來往或者易信的,但其實你看現在易信也不這么說了。大家都想明白了,不可能的事情不要死抗,相反,找到一個垂直的說法,陌生交友?秘密?興趣小組?校園廣場?這些都是在努力找到一個利用LBS(手機第一特性)又保持獨立特點的做法。而通訊錄因為每個app都可拿到,因此在這件事已經沒有所謂獨門秘籍了。

  所以,我完全不吃驚人人網說他們要重返校園和年輕人群,因為只有這樣才可能在胡同里打敗大街上的車,這個轉型是明智的,但一樣需要時間來驗證。究竟這種策略是否正確,我們暫時還無法做出定論,畢竟人人網這種年輕化的戰略才僅僅實行了半年。而且再不客氣的說一句,人人公司不是一向高瞻遠矚,戰略正確戰術渣的么?所以,我覺得說主動轉型也罷,被動逼迫到要進化也罷,至少從整個社交領域的競爭來看,現在微信朋友圈的社交地位幾乎無可撼動,人人網其實在內心也已經不太指望自己能夠成為另一個微信了吧,所以逐步收縮防線,跟現有的微信、微博等社交平臺做個區隔,死磕學生群體,伺機頑抗。

  說回我剛才說的“畢業不再用人人”,這個看似合理邏輯的背后,其實還有一個思考——即作為一個社交平臺,特別是在中國互聯網的競爭環境下,究竟是應該再去做全領域的人群覆蓋,還是聚焦在一個特定的年齡段更有機會?當我們說“只要一離開校園,就不會再用人人網了。”的時候,從另外一方面去看,就變成,在人人網上的用戶必須保持年輕,不要忘記,當我們老了的時候,每年仍然有一大批毛孩子走進高中和大學,成為人人網的新用戶啊。我的老師們永遠留在大學,我不能說,老師,我們走了,你就人生沒價值了,實際上在老師來看,我不過是14年畢業的一個丫頭,14年又新入學了又一撥人而已。所以簡言之,大學老師如果可以過得很好,我們大可不必長吁短嘆,擔心專心服務學生和年輕人群的品牌,從此痛失這那,一貧如洗。從近期人人客戶端的版本更新和宣傳策略上來看,似乎要將這種策略一走到底。

“在國內再也找不到第二個平臺能像人人網那樣對學生群體進行高度聚焦”,這可能會是人人網最不忿的自我吶喊,但也并不是一個安全的避風港。君不見微博和微信的年齡下沉也非常快,更別說陌陌對荷爾蒙沖動的少男少女們充滿了怎樣的誘惑。如果人人以為躲進胡同就一定穩操勝券,那倒真不是這樣。學生并不是一個單一屬性的標簽,同樣還可能是一個“時事新聞愛好者”、“朋友圈曬圖狂魔”、“夜晚撩騷的宅男和少女”,你動作慢了別人就搶了哦。

和年輕時的品牌說再見并沒有錯

  對于這種慣性黑人人網的現象,其實另一個原因在于不同階段的人對于品牌的認知。即可能在一個學生看來,人人網很有可能是一個非常有活力的平臺,基本上所有的同學都有人人網站的帳號,并且人人網在基于校園戰略中,可能形成一個全新的校園生態體系,但對于已經走出校門很久,或者已經很久不用人人網的人來說,人人網似乎只是一個毫無生氣的爬行動物,畢竟對他來說,已經很久沒有用過人人網了。

  但這里想說的是,從相對論的角度來看,那些在感嘆人人網在離自己而去的人,何嘗不是在遠離這個以學生為主的社交平臺。這就像當你坐上船發現站在岸上的妹子離你越來越遠的同時,在妹子看來,其實也是你因為不斷的成長在離他而去。我們可以看到,其實有很多品牌也都并沒有伴隨我們終身,最典型的案例莫過于“動感地帶”和《快樂大本營》,我們很多人在畢業之后都將套餐從動感地帶換成了更適合自己的全球通,而隨著年齡的成長,在我們逐漸接受不了《快樂大本營》的時候,但仍然不妨礙新一代的群體對這個節目繼續的趨之若鶩。

  當一個品牌不再屬于我們的時候,其實并不能代表這個品牌的消亡,相反應該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前赴后繼,繼續使用這個品牌,并將其發揚光大。把這個道理放在社交領域,其實也非常適合。比如在“馬航”事件中,大家并沒有選擇微信朋友圈,而是更喜歡在微博上進行討論分享,在“劉強東和奶茶MM”的事件中,奶茶MM最終還是選擇在人人平臺上對此事件進行回應,只是因為在她看來,或許人人網上關心她的人會更多,這里更適合她。所以對于那些黑人人已經形成慣性的人來說,這很可能符合其特定年齡層的審美,但如果將參照體系換為以學生為主的90后,或許人人網對于校園和年輕人社交的定位會產生完全不同的看法。

  人人網的品牌窄化確實是一個無可爭議的事實,但在人人網逐漸成為一個不太適合某一部分年齡層的用戶時,如何讓這群用戶釋然或許是人人網需要開始思考的一個新問題,這不僅僅是因為后者這個人群控制著輿論話語權,而是一個品牌在放棄一部分用戶時,是否有更好的妥善的處理方式,讓用戶不產生一種惱怒或者恨鐵不成鋼的情緒。

  在剛剛學習新聞寫作的時候,導師曾跟我們說過,新聞雖然是基于事實的分析,但或多或少仍然會夾雜著一些主觀意見,而既然是主觀意見,一定會有所偏見。但對于這種無法避免的情況,最好的辦法是一方面需要盡量保持一個更加全面的看法,另一方面是看能否找到與已經存在的一些不一樣的聲音。這樣既可以不偏離新聞本身的特性,同時也可以獲得更多的關注。

  “想出名,罵人人;變大V,黑阿里”。當我看到自媒體圈和網絡媒體上,標題彈射出“怪胎陳一舟”、“難掩潰爛的底褲”等等字眼……我無力去喝止什么,我只是覺得這種打著新聞自由評論,但其實每個人去踹一腳吐一口痰的做法不是太對。你可以因為你的成長而對某個品牌有一些情緒,但罪不至此,也從來沒有人逼著你去嗅探別人的底褲。我有時候無法想象這些遣詞造句的人,長什么樣子,平時生活中可能也是一個素人?

  后記:本人的能量還沒有大到可以讓人人網跟我產生一些瓜葛,大家也無需用太多陰謀論的揣測。如果說唯一的情結,就是我的大學生活和人人密不可分,我和同學們在上面也從網這從網那的吐槽,但它也并沒有錯到至死。或許那些黑它人,會聳聳肩說,別當真,我就是拿噴它出個名,混口飯吃……想到這里也就有點神傷,自媒體究竟誰又能說得清其中的法理情?我特別喜歡張亮大哥的一篇文章,《你嘴里有風暴的味道》,特別是剛剛看完老謀子的電影《歸來》后,更隱約覺得始終有一種奇怪的文化或者情緒,在我們身邊,幾十年來靜自流淌。

相關熱詞搜索:黑人

上一篇:微信公共賬號審核策略改變:升級為資質審核和名稱審核
下一篇:惠普公司又有一萬多人要失業了

分享到: 收藏
立博足球指数